过着NBA球队任职的生活,其随之而来的职责已经开始让乔丹-布林克(活塞队助理教练)有些疲惫了。

布林克的头还没沾到枕头,就已经过去了一个日落和晨辉。他一天要盯着电脑屏幕数小时,剪下对手球队的各种战术、移动和态势,而这一切带给他的刺激让他不由自主地盘算着篮球的东西。讨好上级的焦虑——对他来说上级就是NBA球队任务缠身的主教练——常常会自己烟消云散。

自2014年以来布林克一直在底特律活塞队中担任各种角色。而去年,他需要退出一线。他已经疲惫不堪了。在他收听广播的休息时间,家庭的琐事经常会来烦扰他,通过FaceTime打进来。他不得不听他的朋友们回忆一些二次加工的往事。这往往就是选择这种职业的代价,它会导致一种全天候待命的生活方式,外人很难理解。

有一天,布林克开始享受起了他手头的事情,爱上了忙碌。第二天,他开始琢磨是否应该将他的商科专业所学运用起来了。而隧道尽头的光亮不断闪烁着。

“我认为无论何时,追求梦想的路上都会有高潮和低谷,也会有前途光明的时刻,你会觉得你做的是对的,也会有怀疑的时刻,意识到你牺牲了这么多,却看不到隧道尽头的光芒,”布林克告诉《The Athletic》的记者。“我的路线比较独特,因为在上个赛季,我作为录像主管的最后一个赛季,我感觉到达了倦怠的极点。我撞墙了。我想我要离开篮球了。”

30岁的布林克在活塞队的录像室工作了多年,为球队两个主教练做了事,他在过去的一年里担任了球员发展教练的新角色,他很珍惜这份工作。他的任务是为活塞队的年轻核心在球场内外大获成功打好基础。今年夏天,凯西赋予了布林克一个额外的角色:活塞队夏季联赛的教练。

活塞队对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的工作很上心。去年状元凯德-坎宁安在名单上。三年级球员萨迪克-贝、以赛亚-斯图尔特和基里安-海斯也在其中。可能有三名常规赛的首发球员将参加NBA夏季联赛。可以说,这个夏天对这支重建中的球队是历史上最关键之一的节点。其年轻人才的发展将决定这支球队在未来十年的成功与否。凯西邀请布林克帮助确定下一年的基调,这个赛季对于活塞队的年轻核心来说,有着类似于大学的氛围,充满了对个人发展和球队团结的强调,因为这支活塞队正试图重回巅峰。

“这(被任命为夏季联赛教练)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件特别的事,考虑到我一年半前的情况,”布林克说。“我当时起点非常低。对我来说,这更像是我在过去6、7年中在NBA的所有经历和关系的顶峰。这是一个圆满时刻。老实说,对我来说,这是个莫大的荣誉,因为我们活塞队的工作人员、球员和教练等……他们都很努力,性格很好。能够代表我们的球队和这群人,这对我来说很特别。我们有高品格的人和球员。能被要求代表这支球队出征,是最大的荣誉。”

在整个高中阶段,这位来自伊利诺伊州南荷兰的本地人在夏天每天都会向北跋涉30分钟到芝加哥,在ATTACK体育馆做志愿者,这是一个由著名篮球训练师蒂姆-格罗弗(Tim Grover)创办的体育馆,他曾训练过迈克尔-乔丹和科比-布莱恩特等人。在那里,布林克帮助训练NBA球员和大学球员,同时他也专注于他打大学篮球的目标。即使在这个时候,尽管周围有许多现任NBA助理教练和其他篮球界的大人物,布林克仍然不奢求能成为一名教练。篮球只是他喜欢做的事情。他也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事业。与格罗夫一起工作的机会不仅使他能够与一些比赛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在一起,而且还使他能够在早晨利用健身房锻炼。这简直是一箭双雕。

高中毕业后,布林克进入位于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的第三级学校卡尔文大学(2010-15年)打大学联赛。正是在加尔文大学,他开始考虑从事教练工作。

在大四期间,布林克在秋季学期修了12个学分,而在春季学期只修了一个学分,以保持比赛资格。同年,G联赛的斯普林菲尔德盔甲队被SSJ集团收购,并被迁至大急流城,更名为大急流城驱动队。活塞队便将大急流城驱动队作为他们的G联盟附属球队。第一个赛季,这支职业队在卡尔文大学进行训练,而布林克正在完成他的大学学业。在这期间,布林克自愿在训练中为驱动队提供帮助。他的职责是管理投篮时间,走表,擦地板,以及在训练中提供一个额外的身体。

他还是引起了活塞队的注意。当时的教练组成员——帕特-加里蒂、安德鲁-卢米斯和杰夫-鲍尔——会定期前往大急流城,关注这支底特律附属球队中的一些潜力股。在考察中,布林克的工作努力和比赛背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毕业后,布林克被加里蒂邀请到活塞队的教练组进行夏季实习。

“他永远那么敢于投入工作,即使没有荣誉作为回报”,布林克的大学教练凯文-范德斯特里克告诉《The Athletic》的记者。 “而他从中获得了巨大的荣耀。他在大学里是一个伟大的球员,全美冠军。他投中了许多制胜球,人们永远不会忘记。然而,没人知道他在背后付出的努力以及所有他和队友们私下里的事情。他如此坦然地接受磨练对我来说并不奇怪。如果他心中有一个目标,他会不惜一切来达到这个目标。”

2015年夏末,由于帮助活塞队为选秀做准备工作、参于训练以及承担起许多其他工作数月之久,布林克得到了在球队的又一个机会。时任活塞队主教练兼球队总裁斯坦-范甘迪喜欢上了这位23岁年轻人的工作态度,并为他提供了一个在下赛季球队视频录像实习生的职位。布林克需要做决定了,因为他还手握密歇根州立大学篮球项目的邀请,在汤姆-伊佐手下担任研究生助理。不过最终,还是NBA比赛更吸引布林克。

在NBA的世界里,视频录像实习生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它伴随着巨大的责任,意味着无数的深夜和凌晨。它需要你关注隐秘的地方,必须能敏锐地关注到细节。冒名顶替综合症,就会自然而然地发作。迈阿密热火队主教练埃里克-斯波尔斯特拉就是最著名的从录像室的低级职位上升的NBA主教练代表。萨克拉门托国王队主教练迈克-布朗和密尔沃基雄鹿队主教练迈克-布登霍尔泽是另外两位通过这条途径的实现目标的现任主教练。其实数量并不是很多,毕竟要想看到以此为起点继续发展的可能性,这需要某种奉献精神。

作为视频录像实习生,布林克的职责是剪掉对方球队的部分后提供自家球队的比赛录像供教练们观看。当活塞队在主场比赛时,布林克会在其他球队球馆的某处,默默观察球队未来赛程将要面对的球队,为其做准备。当活塞队在客场时,他又回到办公室做同样的工作。如果对手是在西海岸或者是西区的球队,布林克甚至要熬到凌晨2点或3点才能完成他的剪辑工作。

2016年赛季末时,布林克被提拔为视频助理协调员。这个岗位的职责与他之前相似,但现在要求他与球队一起飞去外地。布林克在这个岗位上连续干了两个赛季,在2017-18赛季结束时,他第一次在这个行业感到了恐慌。活塞队被季后赛拒之门外,并以39胜43负的成绩结束了整个赛季,范甘迪和活塞队分道扬镳。布林克认为,范甘迪的炒鱿鱼意味着他需要找一份新的工作,因为他的领路人已经不在了。

“我当时非常紧张,”布林克说:“进入这个行业时,就总是听说工作的保障是个问题。当一位新的主教练入主球队的时候,我以为我不会再被球队聘回来了,因为主教练只招募他了解的人。”

布林克开始寻找工作。他到处打电话,一心想要离开。最终他得到了另一支NBA球队提供的录像室的工作。正当他准备搬家时,凯西于2018年成为了活塞队主教练。那之后不久,两人坐下来讨论了布林克的未来。

“我和范甘迪麾下的许多工作人员谈了话,这是你身为新任主教练通常要做的,”凯西说:“布林克有一点非常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他作为一个教练每年都在成长。他已经从视频录像协调员变成了发展教练。现在,他在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做得很好。他作为一个教练正在成长。他有一个非常光明的未来。”

正如大多数工作一样,对于那些追逐梦想的人来说,无论它是什么,都会和布林克一样经历怀疑。即使被赋予了新的角色,还有一位相信他的新教练,布林克也还是会琢磨未来会怎么样。

在加入底特律活塞队四年后,布林克还是继续待在录像室里工作,这是许多想要进入这个NBA球队工作的外来求职者的起点。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的出路在哪。布林克甚至不确定他接下来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那些巨大责任、慢慢长夜和晋升停滞开始压倒他。

布林克说:“我已经开始研究其他的机会,从职业上来说,我有一个商业学位。”

布林克说,他很感激那时给他的每一个机会,但他说如果这一切也的的确确让他感到沉重。

“如果算上G联赛,从2014-15赛季一直到2021年,我都在疯狂地磨练,加班到深夜,这也让我付出了代价,”布林克说:“我当时错过了一个朋友的婚礼,以及自己的家庭活动。在我的生活中,有一段时间我都在琢磨这是否值得。甚至有几次我看不到隧道尽头的光。”

首席录像协调员本质上是主教练的得力助手。布林克必须确保凯西的电脑上有他需要的所有东西,无论是赛前准备的材料还是组织训练的东西。他要确保影片是准确的,有细节的。这样教练组就可以直接进入状态并开始工作,没有任何障碍。

这是巨大的责任。任何一个错误都可能会导致训练被耽搁,亦或是一场比赛的失利。指示必须精确。

布林克干了两个赛季这份工作(2018-20年)。在2020年赛季结束时,布林克真正迎来了他的转折点。凯西坐下来,告诉他,他需要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我必须离职了,这样才能照顾好自己,”布林克说:“我向凯西教练表达了这一点,我有些球场外的事情需要处理。他接受了这一点。我最终能够留在底特律,他在那个赛季后也提拔了我。”

布林克担任球员发展教练已经第二年了,他对比赛的热情又回来了。他夜以继日地与活塞队的年轻球员一起工作,让他们参加训练,与他们一起研究录像,最重要的是,和这些年轻人们建立起了关系,他希望这些关系能够最终引领他们走向未来的成功。布林克自从来到活塞队后,就和今年5号秀杰登-艾维紧密合作。在过去的两周里,他们不仅在球场上进行了训练,布林克还帮助他适应了底特律的生活。

“他很好地帮助我融入了球队,”艾维说:“他早上7点就来酒店接我,和我一起训练。我感谢他早起并帮助我精进我的比赛。”

布林克说:“其实我的愿望并不是长大后成为一名教练。对我来说,教练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关系的处理,让球员接受并为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工作。我喜欢这份工作的这一部分,球员的发展,它是基于关系的。你和球员的关系越好,他就越有可能让你更卖力地教他,并虚心地接受你的建议。”

布林克已经走出了阴影,在拉斯维加斯的夏季联赛,他将站在教练组最前线,担任一名主教练。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有机会代表一个在他不怀疑自己的时候也一直相信他的球队,这就是这个机会让他兴奋的地方。

亲力亲为对布林克很重要。帮助使球员变得更好,为共同的集体服务是他的目标。这是他内心深处一直存在的东西。他花了些许时间才明白这一点,但他身边的人一直都知道他肯定会找到自己的目标。

“布林克,我称之为‘幕后’的领导人,”范德-斯特里克说:“他不像帕顿将军,在外面对人们大喊大叫。他会去了解别人,所以当他对别人提出要求时,他们不会想让他失望,因为他们非常欣赏他。我以为他最终会走总经理的路线。也许他仍然会。在我看来,评估,了解人们……这是他喜欢的。他在活塞队任职的这段时间里成长了很多。他也很聪明。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