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Ruler:我打出了很多配得上“LCK第一AD”称号的操作

直播吧10月7日讯 S12全球总总决赛正在进行,在GEN出发前往纽约前夕,外媒采访了GEN下路Ruler。

Q:那么无论是系统上还是选角上,你们在本次决赛做了更多准备的契机是什么呢?最近Arnold(GEN.CEO)说GEN更在积极地活用数据部分。

Ruler:我们确实在尽可能地收集和研究数据,我们和监督教练组、下路两个人之间经常会沟通BP,自然而然就准备了那些英雄。

Ruler:他不怎么说。(Q:啊,真的吗?)Lehends选手真的是个坏人,他说什么必须要得到我的允许才能玩炼金,我想着“他为什么这样,他吃坏了吗”,明明是我一直积极地推荐炼金,“他是吃坏了吗?怎么会那样说呢?”,我受伤了。我想着“他怎么能如此厚颜,说出那样的话”,好可怕,人果然是可怕的。看着他那样说,我觉得更可怕了。

Q:你们捧起LCK冠军奖杯的瞬间成为了话题,Lehends选手和Ruler选手好像非常激动,看着那个场面的GEN粉丝们也流泪了。那个瞬间,你的脑海里在想些什么呢?

Ruler:夺冠当时我有了那样的想法,之前我也打进了几次LCK决赛,都只拿到了亚军,我想起了那些瞬间,我一直都是亚军,只看到了对手去庆祝、接受采访,但我现在在做着那些事,所以有些激动。

Q:虽然你说的很平淡,但在这么长一段时间内Ruler选手一直都在努力争夺LCK冠军,虽然你已经是全球总决赛冠军了,但那时大家都感受到了你对LCK冠军的渴望。可以再聊一聊对LCK冠军的渴望吗?

Ruler:我是2020年第一次参加LCK决赛,在2020年之前我想着“好想打决赛”,晋级决赛之后就更想夺冠了。我在新人时期,16、17两年真的是没有任何目标,就这样打比赛了。当然是想取得好成绩,但比起“想夺冠”,更多的是想着“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但当时我们获得了全球总决赛亚军和冠军,然后就产生了目标——想要夺冠。结果压力就变得很大,状态一直都不好,在我看来自己的状态很差,相比于训练赛,比赛中更发挥不出实力。直到去年为止,“想要夺冠”这个目标还是很明确的,本赛季开始后,我想着就像新人时期不要确定目标,就“一直往前冲,按照命运地指引前行吧”,万幸我们取得了好成绩。

Q:所有选手肯定都想夺得本赛区的冠军,不仅仅是LCK,LEC、LCS、LPL所有赛区都一样。Ruler选手刚才所说的是指“一开始将目标定为夺冠不一定会带来积极的影响”,让我觉得惊讶,哪些部分会成为压力呢?

Ruler:如果想要夺冠,那必须要打好。想要打好的想法变得强烈后,自然而然就会变成压力。如果负担感很重,自然而然就会打得不顺利。还有周围的压力,所以自然而然就会出现表现越来越好、然后又下滑的情况。我经历了那样的过程,没有负担感后,我个人觉得我在春季赛和夏季赛的下限很高,虽然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今年我没有太多打得不好的比赛。没有压力之后,自然而然就变成这样了。

Ruler:没有说过,也没有说这样的话题的机会。没有目标不代表不恳切,我肯定也想夺冠,大家都一样。

Q:现在外界评价没有人否认Ruler选手是LCK第一AD,最近Ruler选手在采访中也曾说过想证明自己是真的打得很好的AD。达成这一点后,你心情如何呢?

Ruler:其实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夸是LCK第一AD,虽然我一直打得都还不错,但最终的结尾一直都不好。今年从开始到最后都打得很好,所以大众才称我肯定是LCK第一AD,我个人感觉我确实展现了很多配得上这个称号的操作,感怀犹新。(是什么样的感情呢?)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就特别好,我个人也产生了那样的想法“我确实值得这样的评价”。

Q:Ruler选手在最近的采访中称2019年是转折点,2019年落选全球总决赛后的粉丝见面会成为了你回顾自己的转折点。2019年在什么面成为了Ruler选手的转折点呢?

Ruler:2019年,不看队伍成绩,那个赛季我个人的实力不断提升。之前我一直是听从队伍其他人说“这样做吧”的人,2019年我决定和引领自己的操作,是一个改变很大的赛季。我之前说过好几次,在夏季赛第二轮我有些精疲力竭了。每次打排位、训练赛、比赛,我都晕晕乎乎的,一打团我经常就阵亡了。无论和谁对线都不太顺利。那时我第一次产生了想放弃、想快点被淘汰然后休息的想法,这些作为职业选手不应该有的想法。我们夏季赛第二轮最后一场比赛的对手是DK,如果获得那场比赛的胜利,我们就能打进季后赛。但是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我想快点被淘汰想休息,结果线输给了DK。被淘汰后,我竟然没有生气,只是想着“现在可以休息了,终于要休息了”。打包行李后出去跟粉丝们打招呼(LCK比赛结束后的粉丝见面会),粉丝们都在哭。我看到那个场面后,一开始吓了一跳。打完招呼准备走了,粉丝们哭着说“Ruler加油!”,听到那个之后,就感觉有人给了我当头一棒,想着我绝对不能再这样了。无论处于什么情况,就算再次精疲力竭,也不能产生那样的想法,绝对不能放弃。有这样为我加油的人,我对自己产生了那样的想法而很抱歉。那是我作为一名普通人和职业选手发生改变的契机。

Ruler:只要打职业,只要不满足于现状,那任何人都会有恳切之心。只要你集中于本业,我认为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没关系,当然不能做坏事。但不是说你越心切,就一定会夺冠的。也不是说,你没那么恳切,就不能长久地延续职业生涯。我认为这取决于那个人怎么做。我个人认为就算没那么恳切,也能够打好。但这不是说我不够恳切,我只是想着尽可能打得更久、在能打的年纪表现出色,而不是只想着夺冠。(想打好也就是恳切的表现吧?)是的。

Ruler:我们在2017年夺冠时,不是因为个人突出,而是五个人朝着同一个方向,如果产生问题的话,会互相帮助解决那个问题。我认为我们五个人在打今年LCK时展现了那样的面貌,只要在世界赛延续那样的面貌,我认为我们完全有可能夺得世界赛冠军。我们不安于现状、一直互相复盘、互相帮助的话,我认为我们完全有可能夺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