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特与普拉蒂尼:从情同父子到反目成仇(图)

米歇尔·普拉蒂尼,法国足球名宿,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中场球员之一,2007年开始至今任欧足联主席。

在若奥·阿维兰热结束了对国际足联长达24年的统治之后,在国际足联的管理层,布拉特和普拉蒂尼一直都是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两个人。他们曾经情同父子,在长达数年的“蜜月期”中,如胶似漆、琴瑟和谐。前者在世界足坛锄强扶弱,削弱欧洲传统势力,扶持亚、非、拉等足球;后者则在欧洲足坛锄强扶弱,在打压传统豪门俱乐部,给欧洲众多足球小国及其二三线小俱乐部更多的生存空间。

如今,这两位曾经志同道合的盟友双双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禁足”90天,布拉特已经被解除了国际足联主席职务,甚至可能面临司法诉讼,普拉蒂尼则被排除出新一届国际足联主席的五位候选人之外等候发落。回顾布拉特与普拉蒂尼从情同父子到反目成仇的整个过程,让人感叹、唏嘘。

1998年,在位24年的前国际足联主席若奥·阿维兰热决定不再连任,当时布拉特战胜时任欧足联主席勒拿特·约翰逊赢得国际足联主席选举,这个过程被认为是疑点重重。2002年,时任索马里足协主席及非洲足协副主席的法拉·阿杜就向英国媒体宣称,在1998年的选举期间,只要他投布拉特一票,就会收到10万美元的报酬。但这些都未影响布拉特走上国际足联的权力巅峰。

同年,普拉蒂尼成为了法国世界杯组委会的联合主席,这也是他与布拉特的第一次工作接触。普拉蒂尼迅速得到了瑞士人的赏识,并在帮助布拉特赢得选举之后,很快被推荐进入了国际足联,成为了布拉特的御用顾问,也开始了两人关系的“蜜月期”。从两人迥异的经历可以发现,布拉特与普拉蒂尼存在一种有趣的互补关系,前者在绿茵场上没有值得夸耀的经历,却是一位训练有素八面玲珑的体育官僚,后者当时虽然在体育管理层还是个雏儿,却有三届欧洲足球先生这样显赫履历,这使两人的合作给人以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的印象。

许多年之后,当布拉特回忆起这段两人的“蜜月期”时曾说:“我们当时的关系就像父子。自1998年起,普拉蒂尼为我工作了四年,我帮助他组建了欧足联的组委会。”自2002年起,作为欧足联执行委员会委员以及欧足联的代表,普拉蒂尼成为了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的委员。在外人看来,普拉蒂尼是布拉特在体育政治上的“门徒”。布拉特对普拉蒂尼给予了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并不遗余力地帮助他成为欧足联的领导人。在2006年7月,普拉蒂尼宣布参加欧足联主席的选举,并于2007年一月在杜塞尔多夫成功当选新一届欧足联主席。

从此,这对“师徒”开始了对足球世界的统治。在布拉特的帮助下,普拉蒂尼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无论是6+5意见(一支俱乐部球队在场上只允许有5名外援),对欧冠及欧联杯(现在的欧罗巴联赛)的改制,禁止俱乐部对18岁以下球员的买卖(最终导致了巴塞罗那被禁止在两个转会窗内进行任何官方签约)还是由普拉蒂尼的祖国法国举办2016年欧洲杯。这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决定都得到了布拉特坚定不移的支持。有趣的是两人在足坛的施政方针如出一辙,都是锄强扶弱、向占少数的豪强势力开刀,普惠占大多数的。仅从推动足球运动普及的角度看,他们所做的工作无疑是有益的。

可是,在对足球世界最高权力渴望和贪婪上,普拉蒂尼似乎也得到了师傅的真传。随着权力的不断膨胀,普拉蒂尼不禁开始憧憬自己站在国际足联权力顶端的一天。

在2010年的国际足联大会上,国际足联宣布了俄罗斯和卡塔尔分别获得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权。这样的决定让美国人十分愤怒,原因何在呢?

布拉特在前不久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称:“当时我们对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地的讨论中产生了两个结果,他们分别是俄罗斯和美国。这样世界杯就会分别在全世界拥有最大政治权力的两个国家举办。”其实,布拉特当时是希望卡塔尔能获得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权,从而赢得亚洲对自己的支持,为其在2011年的连任选举中带来便利。可是普拉蒂尼认为,美国是一个更理想的举办国,布拉特对此也有意妥协。

此时,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则一直希望普拉蒂尼能将橄榄枝抛向卡塔尔。2010年10月23日,萨科齐在爱丽舍宫宴请当时的卡塔尔亲王本·哈马德,同时参加晚宴的有普拉蒂尼和当时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大股东巴赞。哈马德的游说打动了普拉蒂尼,前者承诺卡塔尔将会给法国企业和足球圈注入巨资,其中就包括了收购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本着为法国经济和足球的未来着想的初衷,普拉蒂尼答应了哈马德和萨科齐的请求。

布拉特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在之后的一顿午餐中普拉蒂尼先生说道‘可能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而这改变了一切。当时的不记名投票。4张来自欧洲的选票都未投给美国,所以投票最终结果是14比8(卡塔尔胜)。如果这四张选票没有改变,结果会是10比12(美国胜)。如果美国得到了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权,我们现在将会听到的就只会是关于俄罗斯世界杯的赞扬声,我们不会讨论任何关于国际足联的问题。”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当时给同事发了一封邮件称:“他们(卡塔尔人)买下了2022年世界杯。”

国际足联执委投票确定世界杯主办国的详情算得上是国际足联的最高机密,如果不是布拉特亲口说出来,外界无法知晓。但值得注意的是布拉特将此事和盘托出时,他已经下台了,并被瑞士检方传讯。说这番话的作用大体有二,一是为自己开脱,二是将普拉蒂尼拉下水,从而削弱欧洲足坛的倒布势力,并将水搅混。虽然普拉蒂尼本人否认了自己曾经用选票换投资,但在选举结束14个月后,普拉蒂尼的侄子劳伦·普拉蒂尼被卡塔尔投资局的皮拉图斯体育集团聘用为欧洲分部的高管。拜仁慕尼黑俱乐部主席、也是欧洲俱乐部协会主席的鲁梅尼格也证实,劳伦·普拉蒂尼也是巴黎圣日耳曼的股东之一。

2011年是国际足联的竞选年,已丑闻缠身的布拉特正寻求自己的第四次连任。此时,他昔日亲密无间的“战友”——时任亚足联主席的卡塔尔人哈曼成为了其竞争对手,使得布拉特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接连失去中北美加勒比海地区以及亚洲这两个昔日稳定的大票仓后,欧足联的支持显得尤为重要,这时布特需要普拉蒂尼助其一臂之力。

虽然普拉蒂尼暗地里希望布拉特和他的王国垮台,能给他在2015年寻求上位带来机会,但是正在谋求连任欧足联主席的普拉蒂尼也需要布拉特的支持,两人随后达成了共识。本来态度中立的普拉蒂尼突然表态,全力支持布拉特竞选连任。随后,英国媒体就曝出了哈曼贿选的消息,国际足联就此对哈曼开出终身禁足罚单。此前,智利前国脚、三次南美足球先生获得者埃里亚斯·菲格罗亚已决定不接受提名,于是布拉特就没了竞争对手,最终不战而胜。

2015年,布拉特终于迎来了他第四任国际足联主席任期的尾声,所有人都认为已经79岁,而且承诺过不再寻求连任的他会信守诺言。而觉得自己终于熬到头的普拉蒂尼也已经做好了竞选接班的一切准备。怎奈布拉特突然宣布将继续寻求连任,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普拉蒂尼更是怒火中烧,不过他明白自己还很难撼动这位已统治国际足联17年的导师,于是他退而选择寻求连任欧足联主席,不甘心的普拉蒂尼后来又借力阿里王子,为布拉特的连任制造阻力。

有趣的是,压垮普拉蒂尼的最后一根稻草——收受200万瑞士法郎的“不忠诚报酬”正是发生在2011年。普拉蒂尼所说的这番话正好从侧面旁证,他是得到了布拉特的某些承诺,才支持其第四度参选国际足联主席的,这也让这笔“不忠诚报酬”疑窦丛生。不过将此事捅出来的不是布拉特,而是已正式启动对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刑事调查的瑞士检方。毕竟如果这笔“不忠诚报酬”属于贿款,对布拉特和普拉蒂尼都不利。

布拉特和普拉蒂尼这对师徒因利、因权而合,也因利、因权而分,这一切都应该归咎他们对足球世界最高权力的过度迷恋,并为此不惜割袍断义相互倾轧、撕咬,最终势同水火,双双在国际足球的政治格局中身败名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